即時新聞
蘆子關隘遺址考
發布時間:2019-11-26 09:37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默 冰

  蘆子關的考證,需要澄清三個疑點。

  首先是建造的時間。

  根據今人之說,在824年(唐長慶四年),由于黨項族占據南夏州(今靖邊縣龍州鎮),唐軍從邊塞南撤120余里。唐穆宗李恒令宗室子弟李彝任朔方(今靖邊縣白城則及河套地區)節度使,督辦修建蘆子關,扼制黨項族南下進入山西與關中。

  但這一時間似乎經不起推敲。

  因為杜甫44歲時(756年)為避安史之亂來到了蘆子關,時間相差了68年,這其中明顯有一個是錯誤的說法。

  那么我們來看一下史料。

  據《新唐書》(乾隆武英殿刻本)卷三十七:“長慶四年(824年),節度使李祐(疑為李彝之誤。李祐逝于643年,不可能在181年后重新出現)筑烏延、宥州、臨塞、陰河、陶子等城于蘆子關北,以護塞外,有木瓜嶺。

  武德六年(623年)置南夏州,貞觀二年(628年)州廢縣省入朔方,貞觀七年(633年)隸北開州,八年(634年)曰化州,十三年(639年)州廢寧朔中下?!?/p>

  據唐《元和郡縣圖志》:“延昌縣塞門鎮在縣西北二十里,鎮本在夏州寧朔縣界。開元二年(714年),移就蘆子關南金鎮所安置?!?/p>

  據《唐書地理志》:“延長北有蘆子關,長慶四年(824年)筑城于關北,以護塞外?!?/p>

  據此可以推測:

  一、蘆子關的始建時間最早為623年(唐武德六年),最遲為714年之前(唐開元二年);

  二、杜甫詩中所指的“五城”應該不是“烏延”等城,極有可能是對當時夏州(今靖邊縣)境內之眾多秦漢遺城的泛指;

  三、李彝在824年(唐長慶四年)對蘆子關進行了修繕,并且還在其他秦漢遺城址上擴建并可能重新命名了“烏延、宥州、臨塞、陰河、陶子”五城于蘆子關北面。

  這樣一來,大約從時間和事理順序上說得過去。否則,杜甫就有未卜先知的特異功能了。

  其次是地址的精確所在。

  據唐《元和郡縣圖志》:“蘆子關屬夏州,在塞門鎮北去十八里(南宋蔡夢弼注:去延州一百八十里有土門山,兩崖峙立如門,形若葫蘆,故謂之蘆子);

  延州延昌縣東北至州一百五十里,蘆子關屬夏州,按謂塞門鎮也。至道二年(996年),分兵五路擊李繼遷,徳周為先鋒,將萬人戰鐵門關,進師烏白池。按:鐵門亦蘆關之異名也?!?/p>

  據北宋《冊府元龜》卷九百九十三外臣部:“長慶四年(824年)三月,夏州節度使奏于蘆子關北木瓜嶺剙筑堡柵,以捍黨項之衡;其壁壘屋室竝出當軍材力,于塞外筑五城,烏延、宥州、臨塞、陰河、陶子。而烏延、宥州皆方廣數里,尤居要害,蕃戎畏之?!?/p>

  據《大明會典》:“又考明成化二年(1466年)移罝榆柳莊,名鎮靖。九年(1475年)復移于白塔澗口,去塞三百里??h志稱城垣屹然,蓋舊塞之遺基也;隆慶元年(1567年),題準延慶地方,東有黃草墕,石人坪西有蘆關嶺、龍安集,靖邊龍尾觜化字倉又、寧塞吳旗營俱系通賊要路,通行及時修筑仍于蘆關嶺?!?/p>

  據明《肇域志》卷四十二:“夏州地,后為白灘兒城,周四里三分,境之南有蘆關嶺,延水出焉。

  鎮虜堡南至延安府三百里,北至大邊半里,東至鎮靖堡四十里,西至靖邊營四十里,宋夏州地,城周三百七丈。

  靖邊營東至鎮虜堡四十里,西至寧塞堡四十五里,南至延安府三百二十里。范仲淹即其東西筑哨馬營,城周八里,有太白山,范老關。寧塞堡東至靖邊營四十里,西至把都河二十四里?!?/p>

  據清《陜西通志》卷十六:“蘆子關屬夏州,在塞門鎮北,去鎮一十八里……后唐長興四年(933年),李彝超以夏州拒命,命藥彥稠等討之,進屯蘆關。彝超遣黨項抄掠官軍,自蘆關退保金明?!?/p>

  據清《全唐詩》卷二百十七:“五城《方鎮表》:朔方節度領定遠、安豐二軍及三受降城為五城……塞門鎮本屬延州,開元二年移就蘆子關,秦北戶?!?/p>

  據民國《雪橋詩話》卷八:“蘆子關在保安東北,靖邊縣境,杜詩塞蘆子即其地也?!?/p>

  由于行政區域的不斷劃分,蘆子關在唐代屬朔方、夏州管轄(屬今靖邊縣境);在北宋屬于今安塞縣的金門鎮;而在滿清、民國時期,則將蘆子關劃入安塞縣管理,當地文士將“蘆關踏雪”列入安塞十景之一;直到建國之后,蘆子關并入靖邊縣天賜灣鄉至今。

  如果不是本地人,這一連串的轄區變化,看著都讓人眼花頭暈。

  現在看來,基本上可以確定,蘆子關就在靖邊縣的天賜灣便民服務中心城河村蘆關梁下的壩灘左近。

  如該地至今猶存東、西兩城,這與清《錢注杜詩》卷二:“《寰宇記》:延州,天寶元年(742年)改為延安郡,西南至長安九百里……謂舊有東西二城夾河對立”完全吻合;

  如該地至今猶有旗竿山、大墩山、土門、鐵門砦等地名,也與《大清一統志》卷三十六:“鷹窩山在靖邊縣西南,又有礅架、旗竿二山,皆舊立亭燧;又蘆關嶺在縣東南(《圖經》注:蘆關,舊在塞門砦北十五里,自蘆關南入塞門為金明路,舊有蘆關砦,宋至道中廢。元豐四年(1081年),復為戍守之所,明《統志》在安塞縣北一百七十里,有東、西二城遺址);蘆關在安塞縣北,與靖邊縣接界”的描述完全吻合;

  如該地至今為延河之源,河道未變,又與明朝《昆侖河源考》:“延安河源自陜西蘆子關,亂山中南流三百余里,過延安府折而東流三百里與黃河合;又南流三百里與汾河合”和《肇域志》卷四十二:“夏州地,后為白灘兒城,周四里三分,境之南有蘆關嶺,延水出焉及清代《延綏志》:“延水所出。按:上有關曰蘆關”和《秦邊紀略》:“鎮靖堡即白塔澗也,南有蘆關,延水出焉”的記載完全吻合;

  如該地至今距安塞縣的“塞門城”(鐮刀灣鄉)的距離,也與唐《元和郡縣圖志》:“蘆子關屬夏州,在塞門鎮北去十八里”和后世的描述基本吻合;

  如該地至今因地處偏僻,人力和機械少有破壞,許多地形大多與杜甫“蘆關扼兩寇,有土門兩崖峙立如門,入門地形寬闊,狀如葫蘆”和南宋《杜工部草堂詩箋》卷十:“延州乃秦地之北門。蘆子去州一百八十里,有門山或云蘆子。蓋兩山特立如門,其形若胡盧也”及后世的記錄基本吻合。

  最后是關隘所在地。

  時間和地址沒有疑點之后,擺在人們面前的問題是:當時蘆子關的隘口究竟設在了何處?

  從現存為數不多的遺址并結合著史料來看,唐代蘆子關的隘口,大約只能設在今天的壩灘懸崖窄口處。

  由于此處地勢偏僻,現代機械很少破壞,因此原貌變化不大。

  比如杜甫所注“蘆關扼兩寇,有土門兩崖峙立如門,入門地形寬闊,狀如葫蘆”的地形描述,至今身處壩灘懸崖之下,猶若唐時情景。

  再加上此處延河環繞成為天然屏障,通往關內只有一條道路,而出了關口外則有三條通道,只要稍微具備軍事知識的將領,恐怕都會將這里作為設關建卡的不二之選——這又與當地傳說“三皇守三口”吻合。

  關隘設在此處,那么設立在關外高山上兩處的城堡又是為了什么?

  這兩處高山上的城堡,位于西北山頂的城堡較為龐大,明顯為屯兵使用;而位于東北山頭的城堡較為緊小,似乎是儲藏糧草和兵械所在,這便構成兵家們講究的“犄角之勢”。這種布局,造就北宋名將范仲淹在蘆子關大破西夏來犯之敵的功績,讓司馬光大為贊嘆,留下了“周水猶傳檄,蘆關未撤烽”的詩句,民間則流傳“蘆子關、蘆子關,風蕭蕭兮延水寒,安得壯士控北番”的贊美。

  2019年8月12日,受天賜灣便民服務中心黨委之邀,我與本地學者鮑登發、羅培林先生和同事王效禮、牛建軍以及西安政法學院的鄭金剛等兩位教授聯合考證蘆子關口過去所在地。

  經過實地勘踏、走訪村民及史料佐證和航拍影像參考,大家共同認為:唐代的蘆子關隘原址,基本上可以確定在壩灘懸崖窄口處(當地人稱“土門”,別名“鐵門砦”),也只有此處與史料中的描述高度吻合。

 ?。?,原名趙世斌,靖邊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

友情鏈接
6肖复式5肖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