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龍鳳呈祥(之一)
發布時間:2020-01-10 14:39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我是在新學校遇到桃兒的,她很清秀、眼睫毛長長的,大多數時候都穿的是蛋黃色衣服??吹剿哪且粍x那,我就告誡自己,不能和這個女人走的太近。她這樣傾城的女子后面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排隊等著,我算哪根蔥?
     這樣想的時候學生已經排好隊由值周老師和保衛科隊員送過馬路了,我在辦公室門口看著學生走遠后眼睛里無比濕潤。
     我和這些學生一樣大的時候沒考上初中,因為我們那個既貧窮又落后的村子是最近幾年才普及了九年義務教育的。那一年,我把放雜物的紅木箱子捎給趕驢車去鎮上賣菜的二叔、自己把被褥捆在二八自行車后面、然后一甩腿壓在坐子上。
     剛開始在鄉鎮公路上騎車子很輕松,路邊的樹木和莊稼忽扇一下就繞過去了??墒?,過了一條細長的河流,眼前的路即刻變成了凹凸不平的土路了。我從車子上跳下來,一直把它連同被褥推回村子。
     爸,我沒考上。這時候,我爸爸正趕著一群羊從坡洼里上來了。我爸爸沒理我,一直把羊趕進羊圈,把柵欄鎖上后才對我說:你二舅現在一天掙四五十哩,你也和他學匠人去,過幾年看哪里有合適的女子就把婚一結,我這一輩子的大事就算完了。
     嗯,我答應了一聲,而后來到鹼畔上的大柳樹底下。我爸爸回窯洞里面吃飯去了,我才把很早就想流出來的眼淚徹底的放了出來。這些年,我爸爸攔羊、種地,受盡了風吹日曬,積攢下的錢全部花在我身上了,可是,我卻沒考上初中。
     我的眼淚快流不出來的時候我爸爸站在我后面了,他用一貫的沉重語氣說:到了工地上聽你二舅的話、把眼眼放活。我還期待著他再多說幾句,可是,很快的便明白,自己的父親不是沒話說,而是有再多的話也說不出來。
     在工地上一干就是一個月,我手上已經全部是死皮了。剛開始的時候大腿疼、肩膀困,可是一個月下來就沒感覺了。那天下了一上午雨,我們沒有上工,一直睡到下午雨停,我穿了一雙從家里拿來的新布鞋、梳了一個偏縫兒,稀里糊涂的就來到了街上。
     那么一個女子,踏兩只木拖鞋、穿一套淡綠色裙子,頭發油亮油亮的。我快速走了幾步,鬼使神差地問人家:女子,你家是哪里的?那女子回頭看了我一眼,我感覺自己臉上好像被油炸了,滾燙滾燙的。
     你有病??!那女子惡狠狠地說道。
     女子,我就是想和你拉一陣兒話。我攆在人家屁股后面說。
     那女子快速走了幾步,我看見人家快走遠了,跑上去說:女子,拉給陣兒話么!
     呸,那女子給地上吐了一口。
     十月過后,冷的開不了工了,我又回到村子,那一晚上,我爸爸給我說:山背后王明亮家的女子十六了,有親戚給我說哩。
     第二天,我們匆匆忙忙的吃過早飯,拿上煙酒去人家家里訂親去了??墒?,進了門我才看到那女子:臉黑溜溜的,長一口黃牙。那中午,我偷偷地翻過山頂,跑回了村里。
     再來到工地上已經是第二年春天了,漫山遍野都是紫白色桃花,河道里的柳樹也發出了黃綠色的芽兒。我站在工地上,遠望著公園里成雙成對的青年男女,不由得心生失落。都是人么!為什么人家穿著鮮艷、生活閑適,而我灰頭土臉的呆在工地上?吃中午飯的時候我吃了一個饃饃,把半碗稀水燴菜倒入泔水桶。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吃不進去,我二舅問我是不是病了?我說是哩。
     那一下午,我又沒去工地,學城市人那樣:把最前面的頭發染成了棕色,買了一條牛仔褲,在街上轉悠??焱砩蠒r,暖風吹了過來,身體上非常舒服。這時,我又看見那個穿綠衣服女子了,她還是那么纖弱,胳膊上挎一個乳白色小包。我的心顫抖個不停,又鼓起勇氣走過去,說:女子,你家是哪里的?這次我沒有臉紅,站在前面擋住了她的路。滾,你想干什么?她喊道。女子,我想和你拉話。神經病,她脫口而出。隨她咋說,我就是不走。那女子把身體一扭就走遠了。
     我的心里空落落的,一股酸楚感在胸口彌散。
     睡在床上,我很想蒙住頭哭一鼻子。因為,我的心也被那個女子帶走了。去你媽的,我罵了這么一句,狗日的女子,老子咋了?
     過了兩個月,這兩個月內我沒有再去工地,我也說不清楚為什么,反正就是不想去。我爸爸捎話讓我回去,我急急忙忙的便回去了。原來,我爸爸把羊賣了,說林業局的人不讓攔。攔了多少年的羊,滿共才賣的一萬塊錢。我爸爸說:趁現在有這幾個錢哩,把你的婆姨引過。誰家女子?我問。后溝劉狗家的??床簧?。我回答道。那你能看上誰哩?就咱這家底,有個人來就不錯了,你還指望問個金枝玉葉?我爸爸指著我的鼻梁骨說。
     劉狗家女子和我是同學哩,頭發常亂七八糟的。受苦人么?誰不是這個樣子?我爸爸急躁地說。反正我就是看不上。我固執的說道。哎呀!好我的嫩老子哩!你現在不問,過幾年這個錢花完我拿甚給你問哩?
     我沒有再說話,在家里睡了一晚上。
     我睡的正香,我媽烙了幾張餅子、炒了一碗雞蛋放在我跟前。我穿起衣服,把雞蛋給我爸爸碗里倒了一些。
     我爸爸看了我一眼,說:你確定不問?(不問:不娶。)
     不問。我沒好意思看我爸爸的臉。他老人家一輩子的心愿就是給我問婆姨,可我現在卻如不了他的愿。
     哎!我爸爸嘆氣著。

友情鏈接
6肖复式5肖多少组 河南快3app 下载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 体彩黑龙江6十1奖项 9肖计算公式 大乐透杀号定胆 幸运28预测神测网大白 福建11选五 一定牛 环岛赛体彩开奖结果 20选5预测专家燕 一定牛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