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新聞
龍鳳呈祥(之三)
發布時間:2020-01-10 16:03     來源:靖邊新聞信息網    瀏覽次數:    字號:[ ]

  吃飯了嗎?帥哥?我通過花壇往教室走時聽到這么一句話。我回過頭,原來是墨水,她拿兩根油條。哦,吃過了。我心里有絲溫暖流過,我看到她特別開心。我們倆相跟著走進教室,選了中間的座位坐下。
     這是我寫的詩,你如果不嫌棄的話讀一讀。
     她給我遞過來一張紙條。
     我接過來看了看,覺得寫的還挺有味道。
     我在操場上躺了許久,看著被樹林包裹的荒山野嶺,心想:這地要是放在我們農村不知道能打多少糧食。操場夾在教學樓和家屬樓中間,很像我們老家里夾在大山中間的壩地。
     嗨,你也在??!又是墨水,她斜挎著背包,大大咧咧的走著。
     來了,我莫名其妙的說了這么一句。
     她像男生一樣把書包扔掉,舒展開身體躺在我隔壁。
    和女生如此近距離的接觸還是我生平第一次,因此,既歡心又緊張。
     你們農村應該很有詩意吧!她問道。
     ??!我還真不知道詩意是個什么。因此,搪塞道:有......是有一些。
     你會唱信天游嗎?她接著問。
     不會。
     呵呵呵,她笑道,你真是把農村的資源都浪費了,那么美麗的山河養育著你,你居然不會唱信天游。
     我們村里的人都不會唱??!
     喔、喔,是這樣呵!我的回答好像很出乎她的意料。
     她轉過身,自言自語道:我還以為,農村人真如書上寫的那樣,聊天的過程都唱著信天游呢!她的語氣有些失望。
     突然,一陣清涼的風吹了過來,她吟誦道:金色的黃葉落滿眉宇間,已不再是青春少年……
     她的語調很低沉,聽的我心里也格外惆悵。
     中秋節時,其他同學有的回了家、有的去了城市周圍的親戚家,我哪里也沒有去,獨自在校園里轉悠。自打來到這里,我一直很高興,雖說偶爾也懷念村里那些人,但是那樣的感覺一閃就過去了。
     一個熟悉的身影穿過舊式平房中間的那個洞口徑直走進校園。又是她:墨水詩人。
     你怎么也不回家??!我和她說話的感覺已經很自然了。
     回了??!家里太無聊又來了。
     最近寫詩了沒?
     寫了??!每天都寫,說著,她從包里拿出來一個本子讓我看。
     這些詩都挺憂傷的,讀完我對她說。
     你的感覺是對的,她把兩只手抱在中間。
     為什么這么憂傷??!你家那么有錢?
     嗨,這和錢扯不上關系,主要是情緒的問題。我表面上傻傻的、樂樂的,可是心里時常覺得苦澀,她說。
     

友情鏈接
6肖复式5肖多少组